特高压电网的资源综合优化配置平台作用充分显现。实现我国电网高质量发展,走科学发展的道路,核心是加快建设以特高压为骨干网架、各级电网协调发展的坚强智能电网。近年来,国家电网从服务国家能源战略全局出发,锲而不舍发展特高压输电,全面攻克特高压核心技术,根本扭转了我国长期以来过度依赖输煤、局部自求平衡的电力发展方式,显著提升了我国电网技术和装备制造水平,实现了在全球范围内从跟跑到领先、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重大跨越,使特高压成为体现我国技术和经济实力的“金色名片”。目前,国家电网已累计建成“八交十直”特高压工程,在建“四交二直”特高压工程,在运在建24项特高压工程线路长度达到3.5万公里,变电容量超过3.5亿千伏安,累计送电超过1万亿千瓦时。依托大电网发展新能源,国家电网新能源并网装机已突破2.7亿千瓦,成为世界风电、太阳能发电并网规模最大的电网。为形成符合我国国情的西电东送、北电南送能源输送配置格局,预计到2020年、2025年和2035年,国家电网跨区跨省输电能力将分别达到2.5亿、3.6亿和6亿千瓦,满足清洁能源装机6.5亿、9亿和15亿千瓦发展需要。特高压将在能源资源大范围优化配置,推动能源转型与绿色发展中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

青海是我国重要的战略资源储备基地和可再生能源基地,太阳能、风能、水能资源丰富,开发潜力巨大。截至2017年底,青海发电总装机容量2543万千瓦,可再生能源装机2144万千瓦,占全省装机总容量的84.3%。该工程建成后促进西北可再生能源基地开发与外送,将汇集青海当地可再生能源以及周边甘肃等省区的富余电力,有力促进当地能源基地集约化开发与联合外送消纳,提高资源利用效率。

2012年,我国风电新增装机1482万千瓦,累计并网达到6266万千瓦,发电量1004亿千瓦时,占全国电力消费总量的2%。
去年以来,受制于电量就地消纳及电力输配能力瓶颈,我国蒙东等地区频繁出现大面积“弃风现象”。而随着我国可再生能源电力事业的快速发展,风电、光伏发电和水电等装机容量将不断增长,如果没有大容量电力通道的建设,将造成巨大的投资及能源浪费,也不利于我国可再生能源产业的健康发展。
“弃风现象”频现
随着风电技术的逐步成熟,近年来我国风电装机增长迅猛。2012年,我国风电新增装机1482万千瓦,累计并网达到6266万千瓦,发电量1004亿千瓦时,占全国电力消费总量的2%,继煤电和水电之后成为第三大主力电源。但去年以来,一些地区的风电却屡屡遭弃。
目前,我国“弃风限电”现象主要集中在东北、西北和华北地区。据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统计,2012年全国约有218亿千瓦时的风电被限发,同比翻了一番,平均限电比例达到19.98%。其中,蒙东地区限电比例高达35.19%,吉林和蒙西地区限电比例分别达到32.37%和24.9%。
对此,国家电网新闻发言人张正陵解释说,东北弃风是集中大规模开发风电的结果。吉林风电发展体量与自身经济体量不匹配,弃风主要在冬天的夜晚。由于吉林火电机组大半是热电联产,冬季供热时负荷最低只能压到90%,由于缺少外输线路只能选择“弃风”。而西北和华北地区主要是负荷问题。2012年,甘肃、河北、山西和新疆弃风限电比例分别是24.49%、10.25%、20%和6.18%。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认为,风电并网运行和消纳问题依然是制约我国风电健康快速发展的最重要因素。这种情况导致风电场运行经济性下降,2012年度全国风电因此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在100亿元以上。
“西电东送”战略助推东部节能减排当前,我国能源基地与负荷中心逆向分布的特征十分明显,这不仅表现在煤炭等传统能源上,还表现在风电、光伏等新兴能源上。目前,国家规划建设的8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除两个分布在沿海的江苏和山东外,其余6个则分布在经济欠发达、负荷水平低的三北地区。按照国家可再生能源“十二五”规划,到2015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争取达到总发电量的20%以上,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发电在电力体系中要上升为重要电源。这一趋势增加了“西电东送”战略的重要性。
而作为我国“西电东送”的一个典型案例,银东直流输电工程是世界首个±660千伏输电工程,也是山东实施“外电入鲁”战略以来最重要的能源通道。截至今年3月31日,宁夏共向山东输送电量620多亿千瓦时,有效缓解了山东电力紧张局面,也减轻了省内节能减排压力。据统计,2012年,山东电力集团公司通过接纳省外来电、替代发电交易电量、新能源发电和降低线损等举措,共节约标煤1940万吨,减排二氧化硫7
.3万吨、二氧化碳5400万吨。
山东电网预计,到2015年全省电力供应缺口将达1000万千瓦以上,省内电源发展与煤炭资源、交通运输、环保空间及节能减排矛盾日益显现,难以满足提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用电需求。为加快实施“外电入鲁”战略,山东电网规划到2020年率先全面建成坚强智能电网,实现4个特高压交直流工程接入山东电网,接纳外电能力达3200万千瓦以上,消纳清洁能源2500万千瓦。
当前,我国2/3煤电集中在中东部地区。在江苏省长江沿岸,局部江段10公里就有一座火电站。我国二氧化硫超标的100多个城市全部在中东部地区,中东部单位国土面积所承载的二氧化硫排放量是西部地区的5倍以上。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说,改善东部环境质量,减少煤炭消费和污染排放,需切实控制中东部燃煤电厂建设。据国家电网测算,到2020年,改为“西电东送”后,仅节约火电燃煤成本这一项,将节约煤炭1400亿元以上。
未雨绸缪加快建设跨区域“电力高速”
秦海岩等人建议,从战略高度,应将风电作为当前电网中的重要电源和未来的主导电源。在分析确定风电“可信容量”基础上,结合经济发展、电力需求,统一协调规划各种电源的建设规模和电网建设方案,解决目前多头规划管理问题,这样才能彻底调整电源结构,实现能源转型,坚定地迈向可再生能源时代。
而我国能源基地与负荷中心的逆向分布,决定了能源大距离跨区域输送的必要性。金风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武钢建议,加强跨区输送能力建设,扩大风电跨区消纳范围。我国内蒙古地区风能资源储量丰富,装机规模近1800万千瓦,电力外送需求迫切。蒙西地区毗邻华北、华中、华东电网负荷中心,都在高压输电技术合理半径之内,完全可以通过外送通道建设,提高电力跨省区消纳比例。
目前,我国特高压事业示范工程投入商业运行已经三年多,特高压试验示范工程和特高压扩建工程的设备全部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据国家电网测算,特高压的电力输送距离超过1000公里,电力损耗只有500千伏的40%。从经济账来看,从内蒙锡林格勒盟向江苏送电,输电成本是6分8厘,内蒙的上网电价是3毛1,江苏的上网电价是4毛5,除去成本还有7分多钱的利润空间。
通过特高压通道,可以实现西部电力“风火打捆”外送。中国工程院院士薛禹胜说,根据国家电网规划,2017年建成“三纵三横”特高压交流主网架和13回特高压直流,京津冀鲁接受区外电力达到7715万千瓦,长三角接受区外电力达到7130万千瓦。其中,“三纵三横”的特高压交流的起点全部规划在国家“十二五”规划纲要所确定的五个综合能源基地里面“三纵三横”特高压电网建成之后,到2020年可以为三北地区的风电增加输送容量7000万千瓦,送到负荷水平高的华东、华中和华南地区。

青海—河南工程是新时代我国设计建设的首个特高压工程,是国家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的重点工程,是落实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助力脱贫攻坚的重要举措,是推进西部大开发与东西部协调发展的重大工程,具有显著的经济、社会、环境效益。工程对于促进西北可再生能源基地开发,提高当地电力外送能力,满足华中地区用电需求,拉动内需和经济增长,带动装备制造业转型升级,落实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改善大气环境质量等均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另据了解,该工程投资达226亿元,配套电源超过2300万千瓦,将增加输变电装备制造业产值约148亿元,有力支撑青海新型能源产业基地开发,直接带动电源等相关产业投资超过2000亿元,可增加就业岗位7000多个,推动新能源产业创新发展与装备制造业转型升级,为青海、甘肃等重点地区打赢精准脱贫攻坚战作出积极贡献。

新开工的这条青海-河南正负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从青海省的海南藏族自治州开始,到河南省驻马店市结束,线路全长1587公里,跨越青海、甘肃、陕西、河南等4省,设计年输送电量400亿千瓦时。工程总投资约226亿元,建成后预计带动电源等相关产业投资超过2000亿元。

作为推进西部大开发与东西部协调发展的重大工程,该工程起于青海省海南州,止于河南省驻马店市,途经青海、甘肃、陕西、河南等4省,线路全长1587公里,输送容量800万千瓦,计划2020年建成投运。工程对于促进西北可再生能源基地开发,提高当地电力外送能力,满足华中地区用电需求,拉动内需和经济增长,带动装备制造业转型升级,落实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改善大气环境质量等均具有显著的经济、社会、环境效益。

图片 1

据介绍,青海-河南±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是新时代我国设计建设的首个特高压工程,完全靠清洁能源自身互补能力独立供电,是我国发展运用特高压输电技术推动新能源大规模开发利用的一次重大创新,将进一步提升特高压输电的安全可靠性和标准化水平,打造新时代特高压建设的样板工程。

四、有力拉动经济增长,助力脱贫攻坚,扩大就业,推动装备制造业转型升级。特高压电网投资大,中长期经济效益显著,具有产业链长、带动力强等优势,可有力带动电源、电工装备、用能设备、原材料等上下游产业,对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将发挥十分重要的拉动作用。近期,为深入推进能源转型、扩大有效投资,国家加大了基础设施补短板力度,国家电网提出的“五交五直”特高压工程被纳入电网发展规划。青海—河南工程是“五交五直”首个开工项目。青海—河南工程投资达226亿元,配套电源超过2300万千瓦,将增加输变电装备制造业产值约148亿元,有力支撑青海新型能源产业基地开发,直接带动电源等相关产业投资超过2000亿元,可增加就业岗位7000多个,推动新能源产业创新发展与装备制造业转型升级,为青海、甘肃等重点地区打赢精准脱贫攻坚战作出积极贡献。

11月7日,我国乃至全世界首条专为清洁能源外送而建设的特高压通道——青海-河南±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在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开工建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