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匿名1586次浏览

认清了恐惧是个假象,你就可以不再恐惧地去处理一件事情,这时处于事情,不必拯救者大喊如何如何,你自然以一种不带毁誉得丧的心态去处理。这样就自然会得到一个更好的结果。

内省是亲密关系的第三阶段,在这一阶段并非就是happy
ending,而是需要处理更深层的关系。

铝道网】大多数领导者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言行举止会迫使员工进入一种“幼兽状态”,制定每项决策都是出于恐惧。大多数领导者都明白,命令与控制型领导方式已是明日黄花,恐惧并不能激励员工。正因如此,我们往往会避免做出让人害怕的事。只有那些较差劲的恶霸老板,才会冲着员工大呼小叫、出口伤人,或威胁说如果下次还把咖啡冲得这么浓,就赶紧卷铺盖滚蛋。但是,即便是的领导者,有时也会无意间让员工心生畏惧。
更确切地说,我们令员工在脑海中产生畏惧,其后果是很可怕的。我们所有人都会不时说出或做出让员工害怕的事。此时,他们大脑中“反抗、逃跑或麻木”的部分会取得控制权。结果,当员工被困在我所说的“幼兽状态”时,他们关心的就是自己的生存问题。成为员工所需的一切,包括他们的创新能力、合作能力、逻辑思考能力,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所有的决策都被归结为一个问题:我怎样做才是较安全的?
显然,我们需要员工能掌控自己的整个大脑,尤其是负责情感投入和智慧决策的部分,因为这是创造高绩效的关键。如今的经济形势需要我们帮助团队走出困境,脱离幼兽状态,发挥自己真正的智慧。
五种不易察觉的伤人行为
那么,我们是如何在无意间伤害团队、削弱文化的呢?我们究竟是做了什么,才会把员工逼入幼兽状态?更确切地说,你做了什么?以下是我们所犯的五种不易察觉、但破坏力巨大的错误及其解决办法。
1.你直接给出解决方案“帮他们的忙”。或者,你在本该询问时提供建议。如果我们总是告诉员工该做什么,而不是鼓励他们开动脑筋自己想办法,那么我们的公司里就会充斥着只知循规蹈矩、不会主动创新的员工。如果养成了他们凡事必先请示的习惯,我们的员工队伍就会永远被“冻结”在动物状态中。而如果我们鼓励他们自己解决问题,他们就会产生安全感、归属感和自信心——在解决了食物和居住等基本需求后,这是人类较渴望获得的三种感觉。当然,我们也会帮助他们树立主人翁精神,这对他们自己和公司都大有好处。向他们提问,看看会发生什么。问一问,你会如何做这件事?你的行动会有哪些影响?如此反复数次后,员工便会期待你向他们提出问题,而不是下达命令。他们会带着创意来找你,寻求反馈和肯定。而经历过几次这样的会面后,他们会找到你说:“我有一个划,呐,就是这个,如果你不同意,请现在就告诉我。”较后,他们彻底不需要再找你请示了。每给出一个建议,都要提五个问题。你会惊讶地发现,你的员工和公司已经今非昔比了。
2.你在开会时注重分享和观点证明,忽视承诺和要求。一次会议为何会吓到你的员工?因为困惑和不确定性会引发恐惧。不着边际、缺乏焦点的会议会将员工逼入“反抗-逃跑-麻木”的幼兽状态。相反,简短愉快、气氛活跃、议程明确的会议,能让每个人始终处于智慧状态。关键是要了解五种沟通形式:信息分享和自我分享,辩论和决策,观点证明,要求,以及承诺。
大部分会议着重于前三点,忽视后两点。在理想的情况下,信息分享活动应该适可而止,然后要让有需要的与会者提出要求,请能满足这些要求的与会者做出承诺。调整你的沟通方式,你便会收获这样的结果:会议效率提高,团队成员心情愉快,工作各司其职,执行成果辉煌。
3.你还没有和员工搞好关系,就急于向他们提供反馈。暂且将你的员工想象成羚羊。由于你是他们的顶头上司,他们会自然而然地将你看作狮子。并不是说你故意对他们施以尖牙利爪的暴力统治,只是他们头脑中的幼兽在悄悄窥探,把人按照“朋友”和“敌人”分类编码。
这意味着,除非你能让员工将你视为“另一只羚羊”,否则你就无法影响他们——他们只会忙于保障自己的生存,没心思接受你的反馈。
以下这三句简单的话语可以帮助员工放心地脱离幼兽状态:1.“如果……会怎样”:如果在提出意见或建议之前先这样问一问,你就会排除自我的影响、减少感情因素。你会充满好奇——不是一定要表明立场,而是开动脑筋、用心思考。这样,对方会更容易与你一起展开头脑风暴。2.“我需要你的帮助。”:我们将此称为“控制方与服从方换位”,因为当控制方说出这句话时,他们便是在邀请服从方与自己交换角色。当你希望对方改变自己的行为,或承担更多的责任时,这句话尤其有效。3.“如果……,会不会好一些”:当有人陷入幼兽状态原地打转,无法前进时,向他们提供一个解决方案,可以帮他们发现可能的行动方向或积极结果。
4.你只关注问题,不关注结果。人们倾向于扮演三种默认角色——受害者、拯救者、迫害者(Persecutor)。这一理论是由斯蒂芬·卡普曼(StephenB.Karpman)博士较早提出的。这些角色是相互依赖的(必须要有迫害者,才会有等待拯救者来拯救的受害者),而且每天都在职场生活中上演着一幕幕活剧。它们共同构成了“紧张三角”(TensionTriangle),当我们身处其中时,问题便成了我们关注的焦点。我们将所有的一切都看成问题,为此而心生焦虑,接着便奋起反击,进而又引发另一个问题,形成一个自我存续的无限循环。解决办法是将关注焦点从问题转向结果。我们要问的不是“出什么事了?”和“为什么会这样?”,而是“我们需要什么?”和“我们如何办到?”
专注于结果给人以别样的感觉。你会觉得干劲十足、精力充沛、信心百倍,稳稳地处于智慧状态,拥有更丰富的可能性、选择、创新、爱和更高层的意识。受害者成为结果创造者。拯救者成为洞见创造者。迫害者成为行动创造者。那么,你该如何实现这种转变呢?首先,识别你和对方分别扮演的角色,从积极对应方的角度同他交谈。如果他处于受害者模式,而你倾向于担任拯救者,那么你就不要说诸如“我会让你好过一些”或“让我来帮你”之类的话。你应该问“你想得到怎样的结果?”和“这会对你有什么影响?”如果你在每次交谈中都这样问,并指导别人也做出这种转变,你就可以改变公司文化,迅速获得你想要的结果。
5.你设计“变革”的方式有误。几乎所有的领导者都希望并需要自己的公司开展变革,因为这是实现增长的途径。但是,人们天生抗拒改变。实际上,根据罗杰·贝利(RodgerBailey)对后设程式(MetaProgram)的研究,只有在“个别有变,其余照旧”这个特定背景下表述变革时,才会有2/3的人能容忍变革,也就是说,领导者必须将变革描述为对我们已经在做的事加以改进:去除糟粕,添加精华。这是包装变革信息的较佳方式。不要用“变革”这个词,可以用“发展”来代替。抗拒不见得是坏事。这只不过是漫漫长路的靠前步。另外四步是嘲讽、有用、习惯和新标准。一旦你跨过了抗拒这道屏障,就可以大踏步前进了。
在上面这份清单中,你认出自己的上司,甚至你自己了吗?
当你做出这些的改变后,你很可能会发现,结果取得了显著改进。
所有的领导者都希望在业绩、产品销量和创新上打败竞争对手,而我们大多数人都拥有具备这些能力的团队。我们要做到的,只是别再吓得他们忘记了自己的能力。

世界上的因果是个假像。如果你感觉自己有肩周炎,觉得原因是自己没有天天甩动大臂或是做瑜伽造成的。你怪自己没做这些活,所以才有这般罪。

在面对红玫瑰与白玫瑰两难的选择,听从内心的声音。

恐惧是个三角形的牢,包括三个角色:受害者,迫害者,拯救者。

1 内省

大我设计了完整的剧情让小我去经历。这种经历,分成两种,一种是“偶然”,一种是“必然”。

“为什么这句话会引起我的愤怒?”

只要体会得够久,所有不适的感觉都不会消失。这时就会认清:恐惧是个假象!

跳脱方式

对于“偶然”部分,小我无法直接用劲的。也就是说,无法直接去干预。

6 外面没有别人

当我们遇到问题时,我们先是感到沮丧,产生受害者的情绪。迫害者会指责:你为什么以前不如何如何做?你要以前如何如何,怎么会至今这般?迫害者加强了受害者的失败感。拯救者说:想想有什么办法?看怎么弥补或突破。

你认为的信念,都会投射到外部世界。

一般情况下,人们都是通过三角型拯救者的地方找到出口,最后感觉解决了问题。这时会有短暂且的愉快,只是很快就发现,他们处于更大的三角型中了。

了解自己从学会对提问开始。

问题出在哪儿?出在把问题当“问题”。如果世界上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中性的,那就不是问题了,而是议题。是议题,就不存在更好,也不存在更坏,所以也不需要解决任何事情,就不会有三个角色存在。

能宽恕自己的人才能宽恕别人,能接受真实自己的人,才能接受真实的他人。

为什么会这样?信念系统设计成这样,让你就是不想去运动。突破信念的三角大牢,是解决问题的唯
一办法。

认定邻居家的孩子是小偷,怎么看都像。发现邻居家孩子不是小偷,怎么看都不像了。

当然,只有开悟后才能有这种视角,走出开悟之前,我们是做不到的。因为我们被信念系统操控,让我们把一切都当作问题。

理智分析利弊,心告诉你什么是你想要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