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道网】巴菲特式投资难于在国内复制的根本原因在于:靠前,社会无风险收益要求过高;第二,社会变化太快且预期不稳定。但随着A股市场监管改善以及金融工具的进一步丰富,“投资”而不是“投机”会逐渐成为新的选项
“如果你是聚焦于拟投资资产的未来价格变动,那你就是在投机。”这是巴菲特在2014年较新的致股东信中对于投机的定义。如果以这个定义为起点,A股中二级市场中的投资到目前为止,基本上都是在投机。
随着A股蓝筹估值整体收缩,无风险利率拐点出现,这一情况正在出现明显的积极变化。A股投资者群体也正在从“投机”走向由“投机”和“投资”共存的环境。投资认识和理念变化本身就是价值体现的一种。较近出现的蓝筹和龙头股相对收益的逐步体现,以及未来极可能出现的蓝筹估值修复便是这种积极变化的体现。近期一些保险资金开始对二级市场中的蓝筹公司举牌收购便是这一趋势下的早期迹象。
首先需要说明,所谓“投资”和“投机”在我们看来并无高下之分。基于巴菲特的定义,“投机”的收益体现在二级市场赚取价差,而“投资”的收益则体现在分红。巴菲特能够选择做“投资”而非“投机”有两个显性前提。靠前个前提是收益考核期限足够长。第二个是投资人风险容忍度足够高。事实上,与中国A股市场相比,巴氏投资还有两个隐性前提,更为重要。隐性前提一是社会的无风险收益率相对较低。隐性前提二是社会变化慢且稳定。
两个显性前提是巴氏投资以及伯克希尔能够挑选资金属性以及资金偏好之下的个性所致。这一条件可以,并正在被国内A股市场的个别投资人所复制。巴菲特式投资难于在国内复制的根本原因在于后两个隐性前提。在A股市场,这两个隐性前提被改造为:靠前,全社会无风险收益要求过高;第二,社会变化太快且预期不稳定。
首先看无风险收益要求的差异。在巴菲特的投资经历中,1986年他买下了坐落在奥马哈北部50英里的400英亩农场,花费28万美元。按他的估,农场大约有10%的回报率。如果放在更大的宏观图景下,可以看到1986年美联储基金有效利率(可以认为是基准利率)大约是在7%左右。而自1986年往后,联储基金利率一路下滑,直到2005年降到1%附近,2008年降到0%附近。也就是说,过去20年间美国无风险回报率平均值可能在3-4%之间。
这一前提是认为“10%回报即是好投资”的重要基础。在中国则不然。考虑到隐形担保等因素,自2009年至今,中国社会中的无风险要求回报率是从6%的水平快速上升到8-10%左右。这一过程在2013年四季度达到顶峰,部分机构投资者从长端国债迅速撤出,使国债收益率迅速上升到4.66%的高位,形成了2013年第二次钱荒。
在无风险收益要求明显偏高的中国社会,10%显然不是一个好的投资。无风险利率高企的极端结果是A股成为“勇敢人的游戏”,2013年的A股市场也因此被成长股和创业板所占据。一年之间,创业板指数就从年初的707点上升到较高的1423点,已然翻倍。
其次,社会变化速度和社会预期稳定度。1993年巴菲特选择投资在纽约大学旁边的商业地产,这一判断的重要前提是“毕竟纽约大学跑不了”。事实也是如此。不但纽约大学跑不了,美国整个社会也跑不快。扣除个别极端年份,美国经济增速过去20年间长期在2%到5%之间波动,波动区间只有3%。
放在中国社会,理性的投资人绝不会把“纽约大学跑不了”作为真正的投资依据,更不会成为一个20年期投资的基础假设。尽管难以统计出中国的学校在过去五年出现过多少次搬迁,但学区划分的变化之频繁已经使人们深受其苦。经济快速增长是个好事,与之伴生的是社会面貌变化极快,居民预期的稳定度极低。这也限制了社会中出现长期投资的可能。
回归到巴菲特的定义之中,受限于这两个隐性假设的差异,中国A股市场的投资者中的绝大多数人把绝大多数时间都花在了“投机”之上,而不是“投资”之中。但较近随着隐性担保和刚兑逐步打破,A股面临的无风险收益率出现了向下的拐点。一方面非标融资量在一季度出现了明显下滑。以信托贷款和委托贷款为例,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3510亿元,而同期信贷也不过增长了2553亿元。另一方面,城投债收益率正在替代非标理财产品,成为新的无风险收益率的代表。AA级城投债的收益率从年初较高时的8.66%已经在4月底下降到了7.11%,收益率下降了155个基点。
这种变化令选择以分红为目的的“投资”逐步成为了一种可能。尽管A股市场主流投资人仍将在相当长时间以二级市场价格变化为主要收益来源,但以分红为目的的投资群体和可能性的回归仍然值得乐观。近期险资举牌收购部分蓝筹公司便是例证。
据媒体报道,4月A股市场出现了罕见的险资竞相举牌增持蓝筹上市公司的案例。4月10日,生命人寿和安邦保险几乎同日宣布增持金地集团。金地集团只是众多标的之一,之前还有招商银行、华夏银行、中煤能源等上市公司被险资屡屡举牌竞购。此外,一些低估值、股权结构相对分散的蓝筹公司也正在进入其他险资的视野。其目的之一便是能够以合并报表,或权益法入账的形式通过上市公司的盈利及分红来实现投资收益。如果说原来险资在二级市场的投资是猜谁会接盘,那么现在险资真正开始关心实体企业的盈利增长。虽然对绝大多数机构投资者而言,在二级市场投资博取价差之路仍然有效,甚至仍是的渠道。但在市场变化之下,新的玩法将会层出不穷。
这只是一个开始,但是一个良性循环的开始。随着A股市场监管改善以及金融工具的进一步丰富,“投资”而不是“投机”会逐渐成为一种新的选项。较近出现的蓝筹和龙头股相对收益的逐步体现,以及未来将出现的蓝筹估值修复便是这种积极变化的体现。
巴菲特说:“形成自己的宏观观点,或是听别人对宏观或市场进行预测,都是在浪费时间。”我们确实不必要对现在市场环境的变化做出预测,但有必要感受到市场中已经出现的巨大变化和即将形成的新趋势。
正如巴菲特所言:“恐惧的顶点是投资的好朋友;一路上涨的市场才是投资的敌人”。在政策微刺激的作用下,市场会从恐惧的顶点回归,好朋友已经出现。这个过程中,把握新的趋势至关重要。A股市场正在从“投机”走向“投资”就是这个新趋势的来源。

  当前,无风险利率一直呈现下行的势头,这导致高收益、高信用等级的固定收益资产变得稀缺,而目前保险资金运用仍以债券和定期存款为主体,显然无法应对整体收益率下行的局面。再加上保监会对中短存续期保险产品的高压态势已定,这对于一直以来高度依赖此类险种的部分中小险企而言,意味着资产端的风险偏好将有所转变,险企已经进入了资产荒。

值得注意的是,险资新进和增持的个股频频出现中小创身影,中小创股票占比接近一半。这些股票在业绩上均有不俗表现,21家企业归母净利润实现正向增长,占比超过87.5%;12家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超过40%,占比50%。

作者:匿名1897次浏览

  据平安证券的研究报告分析称,受优质资产荒影响,保险公司会更加注重股市,2016年下半年可能继续举牌蓝筹公司。需要注意的是,这类举牌最大的意义在于进行财务投资,实施资产配置,并不等于一定要夺取企业的控制权。

深圳一家寿险资管人士指出,险资南下热情高涨有以下几个原因:一是保险资金有配置优质海外资产的需求,港股通不占用QDII额度,提供了多元化配置的机会;二是过去险资海外资金配置政策限制较多,所以投资量不大,沪港通、深港通的出现为险资南下创造了更为便利的条件;三是沉寂多年的香港市场中有许多被低估的优质公司,这些公司或具有较高的成长性,也有兼具防守性和高股息率的大蓝筹银行地产及实业公司,相对A股市场这些公司不仅估值低,部分还兼有较大A/H股的折价率,非常具有吸引力;四是港元与美元挂钩,在人民币贬值的情况下有分散资金汇率风险的作用。

  在资产荒和政策允许的双重影响下,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至今,险资在A股共触及262次举牌,涉及150家上市公司。最活跃的前五大险资分别为恒大系、宝能系、安邦系、生命系和阳光保险,其中地产类上市公司是这些险资最为偏爱的投资标的,特别是恒大系资金,几乎投资的上市公司均与地产建筑有关,而宝能系、安邦系和生命系的资金则在投资地产的同时还对银行、商贸类公司感兴趣。比较独树一帜的是阳光保险,不爱地产爱“吃喝”,几大重头投资伊利股份、承德露露、涪陵榨菜(002507,股吧)等都与食品饮料板块挂钩。

更多主力动向

  资料显示,阳光保险虽然近期在二级市场屡屡出手,包括承德露露(000848,股吧)、双汇发展(000895,股吧)等都能看到它的身影,但在阳光保险投资的198家企业(包括16家A股上市公司)中,其并未成为任何一家公司的第一大股东,阳光保险也由此佐证入股伊利股份仅是一种投资行为。

记者梳理后发现,险资新进和增持的54只个股,长期保持高分红特点。其中,34家上市以来分红率(已实施分红)在20%以上,占比达62.96%;20家分红比例在30%以上,占比为37.04%;还有五家累计分红比例在50%以上。

  在无风险利率下行,资产荒持续的背景下,进军A股成了不少险企进行资产配置的最佳途径,绩优蓝筹股则是险资的最佳投资标的,所以近来险资举牌上市公司的现象屡屡出现。面对“兵临城下”的险资,大股东能够牢牢把持控制权的上市公司高枕无忧,股权过于分散的上市公司则风声鹤唳。

此外,这些公司2017年业绩表现优良,其中超过九成2017年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实现同比增长。其中,25家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超过40%,19家超过50%,10家超过100%。如岳阳林纸、南钢股份、索通发展、广宇发展等业绩均出现快速增长,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1,131%、805%、516%、275%。

  对于伊利管理层的戒备,阳光保险连续发布两份声明表明立场,其表示,在遵守交易规则后,第一时间即告知伊利股份,并根据交易规则进行了披露。阳光保险承诺,支持伊利股份现有股权结构,不主动谋求成为伊利股份第一大股东,且未来12个月内不再增持伊利股份。以上承诺都不会因为任何相关变化而变化,不会因为市场某些过度解读而变化。“保险业的立业之本是信用,阳光视信用如生命,承诺一旦作出,恪守坚如磐石。”

深圳一家保险资管人士告诉记者,2018年保险资金未来会着重配置优质成长股和二线蓝筹,选股上仍以业绩为主线,寻找估值合理的个股,而前期涨幅过高的大盘蓝筹会适时减仓。

  从基本面上看,伊利股份也确实是很好的财务投资标的。即便是今年上半年整体乳企进入萧条期,在行业不景气之时,伊利也实现利润约32亿元,同比增长20.63%的成绩,是不折不扣的优质蓝筹股。

险资南下热情不减

新浪基金曝光台:信披滞后虚假宣传,业绩长期低于同类产品,买基金被坑怎么办?点击【我要投诉】,新浪帮你曝光他们!

首批公募年报出炉最新投资动向、后市策略全曝光

  宝万之争让险资在资本市场上的任何动作都变得敏感。上周,阳光保险举牌伊利股份(600887,股吧)让险资再次陷入了舆论的漩涡。面对现有重要股东如临大敌般的戒备,监管层却对阳光保险的举牌行为表现出认可的态度。

2017年初,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保险资金股票投资监管有关事项的通知》,加强对保险机构与非保险一致行动人股票投资行为的监管,从而防范个别险企的激进投资行为。其中要求保险机构投资单一股票的账面余额不得高于本公司上季末总资产的5%,投资权益类资产的账面余额合计不得高于本公司上季末总资产的30%。

  保监会的言论有法可循。2015年7月8日发布的《关于提高保险资金投资蓝筹股票监管比例有关事项的通知》就明确规定,鼓励保险资金加大对股市的投资额度,并将投资单一蓝筹股票的比例上限由占上季度末总资产的5%调整为10%;投资权益类资产达到30%比例上限的,可以进一步增持蓝筹股票,增持后权益类资产余额不高于上季度末总资产的40%。

看好绩优中小创

  阳光保险兵临城下,伊利管理层风声鹤唳。

图片 1

  而股权投资弹性及收益预期好于债券和存款,具有“类固定收益”的属性,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成为对抗低利率、维持投资收益的有效手段。所以,进军A股就成了不少险企进行资产配置的最佳途径。

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月末,保险资金运用余额为15.02万亿元,较年初增长0.67%。其中,投资于股票和证券投资基金为20102.3亿元,金额较年初增加1700亿元;占比为13.38%,较年初的12.3%增加1.08个百分点。另一方面,2017年全年保险投资股票和基金的金额增加569亿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